沉迷荣蠢小天使

懒癌症晚期…………

王牌背号·番外②好久不见

多年后


“好久不见。”

熟悉的微笑,低沉的男音,是藤原。看着已经变得成熟的藤原,伸出手回握,

“嗯,好久不见。”


过了一会,发现藤原握的有些紧,泽村想收回手。“抱歉。”感觉到失态,藤原微微一笑歉意的放开了泽村。

没想到多年后见面,竟会这般尴尬。

“没关系。”

一度沉默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先说。”两人同时说道。

泽村暗骂自己嘴笨,这时候开口,气氛又尴尬了。


“哟,泽村,找你半天。”这时,御幸笑着走来,自然的牵起泽村的手,“很晚了,我们差不多该回家了…额,这不是藤原么,好久不见啊。”似乎才发现藤原一般,御幸礼貌性的问好。


“好久不见,御幸。”

看着相握的手,藤原无奈的笑了笑,“不早了,我也该走了,”突然恶趣味的看向泽村,“荣纯,下次我请你吃饭吧。”走前伸出手捏了捏泽村的脸。


恶作剧一下,很开心呢。坐在车上的藤原释然的笑了笑,“荣纯,好久不见…很想念…”


“额……御幸,你你别拽着我,我自己走…”泽村一脸懵逼的被御幸拽出酒会,御幸一把把泽村扔在副驾驶上,黑着脸开车。


“御幸你怎么了,干嘛,干嘛不说话。”

路上御幸都是黑着脸,泽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。


到御幸的房子时,又是被拽着下车。

“御幸你干嘛……唔?!”刚进门就被御幸压在沙发上,没来得及惊呼,嘴就被堵住了……?

“唔……御……”快要喘不上气的泽村想推开御幸,发现根本推不动,“要…唔断气……”

直到泽村以为自己要窒息时御幸放开了他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怒瞪着压在身上的御幸,“御幸混蛋,你想干嘛……”


“你长大了,有些事,该经历了。”

没有回答泽村,御幸嘴角上扬,“之前本来还想着等你做好准备的,现在看来不用等的。”

“什什么意思?!”感觉到御幸眼中炽热的感情,泽村心里有些打鼓,露出猫眼,“你,你可别想乱来!”


“就是乱来,你能怎么样?”扯掉领带直接扔到一边,嘴角挂着恶劣的弧度,“跟藤原好久不见是吧?如果我没来。”

???“你吃醋了?”试探性的看着御幸,泽村眨眨眼,御幸混蛋难道是吃醋了?


“对啊,所以,泽村想怎么赔偿我呢。”


“赔偿什么的…”


“我一直忍到你大学毕业…我很难受……”


“什么……”


“泽村,我不想再忍了,很难受……”


“那…唔!!”那就不用忍了……四眼混蛋你倒是让人把话说完啊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拉灯,番外②结束


[钻石王牌]王牌背号



第十三章·裂痕·上


“小藤原~我就知道你先来了!”

蓝然堂扑在坐在观众席的藤原身上,把一根棒棒糖递到藤原嘴里,“呐,是小藤原最喜欢的味道哦。”

藤原看了一眼蓝然堂身后的月岛谦,又看了看赛场上的队员“谦,你怎么看。”


月岛谦优雅的坐在一边,“不出意外,没什么问题。”摘下墨镜,“而且,时和泽村荣纯能不能上场都是个问题。”

……


而泽村这边。

月岛时冷冷的看着垂下头不说话的泽村:“泽村荣纯,这是什么情况,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。”

“……”泽村不敢看月岛时的眼睛。冷哼一声,藤原握住泽村的手,“什么什么情况?还不明显吗?”


“泽村荣纯。”无视藤原,月岛时危险的眯了眯眼睛,“我不想重复第二次。”


“月岛,我 跟藤原是交往关系。”咬咬牙,泽村抬头直视月岛。


‘砰’

仓持手里的棒球棍落在地上,泽村随着声音看去,发现御幸和仓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。

看见黑着脸的御幸,泽村下意识想挣开藤原的手,却被藤原紧紧的握住。想要开口说什么,却发现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御幸冷着脸走上来拽着泽村的衣领,“你刚才说什么,你再说一遍。”


拦住要向前的藤原,争开了藤原,直视御幸,“我跟藤原,正在交往……唔!”

话刚说完,御幸一拳头打在了泽村脸上,泽村似乎没想到,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了几步。藤原急忙扶住泽村,“荣纯,你怎么样。”


“藤原,你先走吧。”摸着把揍的半边脸,泽村不好意思的冲着藤原笑笑,“有事比完赛我们再说。”

本来想上去揍御幸的藤原在看到泽村的眼神后只好隐下怒火,“别忘了我们的约定。”走前冷冷的看了一眼御幸。


藤原走后,


“呵,泽村你这是在告诉我们,你跟他在交往当中?”


“……是。”


“……两个男的?!”


“……是。”


“你就,不会觉得恶心吗?”


“……我喜欢,不用你管!”

仓持见情况不太对劲,上前挡在御幸泽村两人中间,“你们两个都给我冷静一下!现在是比赛期间,有事比赛后再说!”

御幸冷冷的看了一眼红着眼却倔强不服输的看着自己的泽村,冷哼一声就直接走了。


“……”

看着站在一旁的月岛,仓持微微皱眉,“你也散了,比完赛再来谈这个事。”

月岛面无表情的点头默认了,想要跟泽村说些什么却找不到话,看了一眼泽村红肿的半边脸,只好转身离开。


“整理好心情,比赛。”拍了拍泽村的脑袋,仓持又伸出手揉了揉泽村的脑袋,“现在可是比赛期间啊,不要辜负了这么多人的期待……”

“克里斯前辈……”

“嗯,进军甲子园,克里斯前辈一定会来的…”

其实仓持也太多话想说,却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……而且……似乎已经晚了……


…………


“小藤原是去做坏事了么~”

看着板着脸坐下的藤原,蓝然堂有些惊讶,“是谁让小藤原这么生气咧?是因为那位…我闭嘴。”在初司礼的眼神下,蓝然堂撇撇嘴,咬着棒棒糖。


月岛谦只是无奈轻轻一笑:“年轻人就是有趣呢,是吧,弥生。”被突然点名的白夜微微一愣,没有接过话,面无表情的看向赛场上。

没有感觉到尴尬,月岛谦伸出手揉揉白夜的脑袋,想以前一样 ,“不知不觉弥生也疏远我了呢。”


“请住手。”有些别扭的瞪着月岛谦,“我不是小狗狗。”


“啊啊,弥生果然是讨厌我了。是因为谁呢~没猜错的话,是月岛y……”


“闭嘴!”


“呵呵,年轻人就是有趣。”


“小谦,我也要摸摸呐……”
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荣纯君你的脸?”看着泽村脸上的红肿,春市皱起眉。“是怎么回事。”泽村无所谓的笑笑,“没事没事,刚才不小心摔倒了。”


真是这样吗,春市到底是没有拆穿泽村既然不想说那就算了吧……


    “今天的比赛,小春要加油哦!”


    “荣纯君,一起加油吧。”


裂痕·下   正式虐御泽……


[钻石王牌]王牌背号

第十二章·隔阂·下

幕间。

“那个月岛…”把手里的照片放下,落合看向
片冈,“就是那个人的弟弟?”
“棒球天才,月岛谦。”
照片中一位长相与月岛时极其相似的青年温柔的笑着。“听说他最近从美国回来了,西星的教练。”

另一边。

“小谦谦,你在看什么? ”
青年关掉电脑,轻轻的笑着 ,“没什么,对了 明天你们要一起去看球赛吗。”
“我不想去,可是小藤原硬是要去,没办法,只能一起去好了,一个人在宿舍好无聊的说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时,期待你的比赛。月岛看着手机信息,抿唇,“……”敲了敲门。
“进 ”
“片冈教练,我有个请求……”
………………
片冈看了一下弯下腰的月岛,“你,确定吗。”这个人……
“是,希望教练能给我一个机会,也给 泽村一个机会,让他能更前进一步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泽村顶着黑眼圈低头不敢看已经要暴走的月岛脸上。“我记得我说过吧,今天要比赛,为什么不听?”月岛眼神满是不满,不听话的投手…

“抱歉,昨天我…”
“我不希望还有下次。”
不给泽村解释的机会,月岛不耐的打断了他,扶了扶镜框,“收拾收拾,该出发了。”
“我……”“你什么?”疑惑的看着低着头不动的泽村。
泽村抬起头不安的看着月岛,试探性的问到,“我,有机会上场比赛吗,现在的我,真的可以吗?”

了然,月岛迟疑一会 ,伸出手摸了摸泽村的头,淡淡的开口:“可以的,要相信我啊蠢货。”又趁机揉了揉泽村的头发,嗯,这感觉,还不是很讨厌。

“我知道了!”泽村直直的看着月岛,坚定,“投手要相信捕手!”
!!!呵,泽村荣纯,你真的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啊……

御幸原本要来找泽村的,默默的转过身,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跟泽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?泽村已经不再是自己的投手了,他有月岛时。

以前不就是一直叫泽村不要老缠着自己么,现在…握紧拳头,冷笑着,真的……很不爽啊。

…………
明天继续更,最近沉迷古风耽美,想挖坑了(˘•ω•˘)

[钻石王牌]王牌背号

第十一章·隔阂·上

这几天忙着比赛的事,泽村和藤原也就没有联系过,和平时一样,除了训练还是训练训练……
‘砰’球进手套的声音,所有人的回过头向泽村月岛看去。
泽村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掌,又看向月岛,“这个好感觉……还有,这个速度……”
月岛甩了甩手,满意的扬起嘴角,“你这不是可以投的挺好的吗。”
“月岛,我们再来几次!”
泽村两眼发光的看着月岛,月岛对上那双比太阳还耀眼的眸子,轻咳了几声,掩饰自己脸上的热度,“最后十球。”
“月岛,二十球!二十球!”
“咳,那就最后二十球。”
“那不如三十球吧!”
“……不行,你今天投的够多了。”
不敢去看那太过耀眼的眸子,月岛蹲了下来,却忍不住那一直上扬的嘴角。“呵,热血笨蛋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很期待站在投手丘上的荣纯呢,后天大家都会去给荣纯加油的哦!––若菜

把手机放在床上,泽村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臂,“明天……”话说,藤原好像说了会来看比赛的,一定要更加努力才行!
半夜被胳膊的酸痛弄醒,泽村小心的下床,穿上鞋子打算悄悄的打开门走出去,不料。
“大晚上的不睡觉,游魂吗。”
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仓持坐看着做贼一样的泽村,有些不满“明天就要比赛了,保持体力,不要过度了。”

泽村不敢去看仓持的眼睛,微微垂下头,“嗯。”隐下了胳膊的疼痛,默默的爬上床。

“……”这么听话反而让仓持有些奇怪,却也只是躺下,闭上眼,“明天,好好加油啊,蠢村。”
“嗯!”

泽村轻轻的揉着隔壁,直到抵不住困意,睡过去。

某不靠谱的作者(๑•́ ₃ •̀๑)

     以后正常更新啦!!!!绝不拖稿

【钻石王牌】王牌背号

这次只是把第二章更完而已╮( •́ω•̀ )╭
会很短小。最近三次元有事,让大家久等了

第十一章·下

“那不是…荣纯君吗…还有,藤原君……”春市看着那坐在公园木椅上的泽村,再看到他身边的人时僵了一下。
御幸降谷都顺着春市的目光看去,不知藤原跟泽村再说什么,只隐隐看到泽村脸上那两抹红晕。
刺眼,御幸那一瞬间的确是这么觉得的……

“降谷君你要去哪里?…”春市拽住身上散发着不明气势的降谷。
降谷也没挣脱春市,“他,说得重要的事,就是,来找,这个敌对的人。”

“……”御幸头也不回的离开,“买到东西了,我们也该回去了。”降谷略显不甘的又看了一眼,“这就是,重要的事……么?”

“降谷君,走吧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藤原,快到了我可以自己回去的。不用麻烦你!”泽村看着执意要送自己回青道的藤原,想也不想就拒绝了。
藤原微微一笑,“荣纯忘了吗,我们现在是情侣关系。”说完也不顾泽村,拿过泽村手上提着的东西就抬起脚步朝青道方向走。
情侣……关系……泽村低着头重复了一下,这才反应过来藤原已经走远。“藤原,等我一下……”
“追上了,给你个礼物……”

“礼物?好东西吗!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你等着,我这就追上你……”

黄昏下两个少年追赶着,高大的少年时不时回头看着追在后面大喊大叫的少年,嘴角悄然扬起一抹弧度。

就算你心里的人不是我,那又怎样呢?起码,你现在是我的 ——藤原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下章预告——

“呵,泽村你这是在告诉我们,你跟他在交往当中?”

“……是。”

“……两个男的?!”

“……是。”

“你就,不会觉得恶心吗?”

“……我喜欢,不用你管!”
仓持见情况不太对劲,上前挡在御幸泽村两人中间,“你们两个都给我冷静一下!现在是比赛期间,有事比赛后再说!”
御幸冷冷的看了一眼红着眼却倔强不服输的看着自己的泽村,冷哼一声就直接走了。

“……”
看着站在一旁的月岛,仓持微微皱眉,“你也散了,比完赛再来谈这个事。”
月岛面无表情的点头默认了,想要跟泽村说些什么却找不到话,只好转身离开。

“整理好心情,比赛。”拍了拍泽村的脑袋,仓持又伸出手揉了揉泽村的脑袋,“现在可是比赛期间啊,不要辜负了这么多人的期待……”
“克里斯前辈……”
“嗯,进军甲子园,克里斯前辈一定会来的…”
其实仓持也太多话想说,却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……而且……

是个不靠谱欺负后辈的前辈又怎么样呢,你就没发现,那也只是会对你这样而已么。——仓持
………………

【钻石王牌】王牌背号

第十一章·交往

“哟,泽……”
还没等御幸说完,泽村已经放下筷子神速的跑出了出去。原本应该坐在春市跟降谷中间的位置空了出来,眨眨眼,疑惑。

“你又干了什么。”仓持看着那跑出去的人影,微微眯着眼看着一脸尴尬的御幸,御幸无奈,“我能干什么?”上次不是已经……怎么现在躲得这么厉害?

果然,一整天下来只要有御幸的地方,泽村立马就会以光的速度消失。只留下呆滞的御幸和众人。
“你果然干了什么好事了吧!混蛋御幸!”一脚踢在御幸的屁股上,仓持瞪着一脸茫然的御幸,凶神恶煞的,“别跟我说你不知道,不可能。”
我真的啥也没干啊……御幸无辜的嘀咕着,不可能啊,这怎么可能。

跑到树下,泽村摸了摸自己的心脏,“好奇怪,我是病了吗……这太奇怪了!实在太奇怪了!”果然是自己的心脏坏掉了吗?不然,怎么会像是要从跳出来一样……
正好明天放假,果然还是去看一下医生吧?

第二天一早。
“荣纯。”不远处藤原有些着急的跑了过来,泽村坐在椅子上有些烦恼。来到泽村身旁,藤伸出手摸了摸泽村的额头,“哪里不舒服?走,我们去医院。”泽村拉住藤原的衣角,皱着眉,烦恼的摇头,“我,我也不知道。”
藤原坐在泽村身旁,“荣纯,到底怎么了?跟我说说。”
“我,我这里……”泽村摸了摸自己的心脏,有些迷茫的看着藤原,“我这里是不是坏掉了,自从佐佐木说了那些话以后,我只要一看到那个四眼混蛋……这里就好像要跳出来一样。”
“……”藤原一怔,荣纯……有些苦涩的笑了笑。
“藤原,我果然哪里很奇怪吧?”
伸出手握住泽村的手,泽村不解的抬头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藤原。藤原轻笑的摇了摇头安抚着泽村,“荣纯,这不是病。”
“不是生病?那……那我这是……”
闭上眼睛,藤原感觉有什么哽在喉咙,说不出来。“荣纯,喜欢那个人吗?”
“我才不喜欢御幸!”
“……”
“他就是一个混蛋!总是喜欢惹我生气!还很恶劣!我才不喜欢他!”
“……是吗。”藤原勉强的笑了笑,“真的是这样么?荣纯。”
泽村疑惑的看着藤原,“而且,我们都是男的,男的怎么会喜欢男的?这也可以吗?漫画里不都是……”
“荣纯,漫画是漫画,现实,是现实。”
“藤原,我…我难道真的喜欢上……”泽村有些手足无措起来,不安的看着藤原。
“……荣纯。”
“可是,不可能啊。”完全没听藤原说的什么,泽村烦闷的揉了揉脑袋,“这完全不可能!”
“不可能什么?”
“我是男的,御幸也是男的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我不觉得我喜欢男的……”
“荣纯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“欸???”泽村瞪大眼睛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“藤原,你,你刚才说了什么吗?”
“这样,你就可以知道自己喜不喜欢男的不是?”
纠结的垂下头,“话是这么说,可是…果然哪里还是很奇怪。…”
“反正。也没什么损失不是?”
“……那,那,交往吧藤原!”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一样,泽村一副视死如归的抬头看着藤原的眼睛。
一楞,藤原抬起手理了理被泽村弄乱的头发,笑了,“……呵,好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我看过漫画,交往的男女朋友要一起去散步!”
“好,那就去散步。”
“还要一起去吃东西!”
“好。”
“嗯,我想想还有什么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诶?藤原?”
把泽村拉到一棵树后,藤原扬起嘴角靠近瞪大眼睛的泽村,唇瓣轻轻的摩擦着泽村的耳垂,“男女朋友,接吻是不可少的吧…荣纯?”听着藤原那低沉性感的声音,泽村身子一僵。
察觉到泽村的僵硬,藤原低笑一声,“难道,漫画里没有这么说过么?”
“……”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,泽村身子一颤,“……唔!”是藤原轻吻着自己的耳垂。
“荣纯,我要吻你。”
“……诶?”
两人鼻尖抵在一起,泽村楞楞的看着藤原越靠越近的帅气的脸,“藤原…我觉得……”
藤原轻笑,看着紧紧的闭着眼睛的泽村,低头在他眼睫上落下一个轻吻。下次,可不会就这么算了呢,荣纯。

没有弃没有弃没有弃。明天开始就正常更新😘

【钻石王牌】王牌背号

第十章·下·恶心

…荣纯他,跟你不一样……他没有那种癖好…
回到青道已经是晚上,脑海里尽是若菜的话,看着月光下那在不远跟降谷较劲的人,“…不一样么…”

“进一军…准备,怎么样。”跑累了的两人躺倒在草坪上气喘吁吁。
泽村深深地吸了口气,“那当然是完全没问题了!”用眼角瞄了一眼泽村的侧颜,降谷沉默了一会儿,“不会被你追上的。”
果不其然,泽村立马激动了起来,斗志满满“不会被你落下的!总有一天王牌一定是我的!”

“先上一军,再说,大话。”不理会炸毛的泽村,降谷坐起身,看着远处,轻声细语到“…站在跟我争夺王牌的线上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今天你有些安静的诡异。”训练休息,仓持一脸嫌弃的看着心事重重的御幸,“这样可是不行的啊,别忘了你现在可是队长。”
御幸难得的没有反驳起仓持,苦笑了起来,“是啊,我是队长。”正因为是队长,才不能偏向于谁…只能尽量平衡着这些独占欲极强的投手…可是,正因为这样……
“虽然不知道昨天你出去干嘛了,但是,”仓持站起身重重的拍了拍御幸的肩膀,目光盯着牛棚里的降谷,“今年,不想再留遗憾。”
“……”
“而且,你最近对笨蛋村太过于关注了吧。”
“有吗?”
“别忘了你现在的投手是降谷。”
“我没忘。”
“投捕手之间要是出了问题,还是尽快处理比较好,否则会对整个队伍造成影响的。”
“哈!你是在安慰我?”
“你果然还是去死吧。”╰_╯
“不要这么别扭嘛……”
看着仓持愤然离开的背影,御幸笑容淡了下去,“…果然,还是应该说清楚么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这天,一大早的泽村正在二军里热身,“大家太慢了吧,连月岛那家伙都没有来。”有些无聊的拿起球棒挥着。
“哟,这么早啊。”
听到这个声音,泽村吓得把球棒都扔到了一旁,怔怔的看着靠在墙上的人,“你,你怎么在这?!”
御幸来到泽村身旁,弯下腰捡起球棒放在泽村手上,有些挫败,“我长得有那么的吓人吗?”
下意识的退了几步,泽村试图忽视自己加快跳动的心脏,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“来找你。”对于御幸的干脆,泽村有些失措起来。
“找我干什么?额⊙∀⊙!”看着直直朝自己这边走来的御幸,泽村忍不住的一直退,退到无路可退才愤愤的瞪着那人。“你,你要是敢做什么奇怪的事…我,我就喊人了!”
“奇怪的事…是指?”御幸挑眉,戏谑的看着露出猫眼的泽村。

“你!”
“好了好了,不逗你了。”被惹急的小猫可是会咬人的,御幸忍不住浅笑着,走到泽村身旁靠着墙壁,面露疲惫。看着御幸露出有些疲倦的眉眼,泽村竟也是安静的学着御幸,一时间没人说话,微风吹过两人脸颊。
微微转过头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泽村,御幸扬起嘴角,这样…也好呢。
“泽村。”
“干,干嘛!”
“……”
“干嘛,突然不说话!”
“之前的事…”
“之前的事?”
“…上来一军吧。”
“诶?!”泽村瞪大眼睛的看着御幸的侧脸,有些不可思议。
御幸没有去看泽村,只是撇过头去,淡淡的说着,“……我很期待着,能再次接你的球。”在泽村看不到的地方御幸的脸微微发烫着。
期待…接我的球?没有发觉御幸的异样,泽村楞楞的重复着御幸的话,意思是……什么?
“……我,不懂。”生怕自己误解了御幸的话,泽村有些不安的看着御幸,有些小心翼翼的问着。无奈的笑了笑,御幸转过头对上泽村的眼睛,看着泽村那隐隐有些不安的眼神,“我,你,大家一起去甲子园,你可以这么理解。”

这下泽村是彻底的傻眼了,御幸不是说自己对球队没有任何帮助吗?难道,御幸今天吃错药了?
“……笨蛋。”伸出手轻轻的敲了敲泽村的脑门,御幸笑的灿烂,“果然,没有热血笨蛋的球队一点气氛都没有。”
抬手摸了摸被御幸敲打的地方,泽村心跳加速起来。什么…

“我一直都相信着……”迈出长腿刚走了几步,御幸突然停下脚步,回过头看了一眼泽村,“你一定可以重新站起来。”
!!!猛的抬起头看着御幸,御幸只是笑了笑转头离开。

不知道御幸离开了多久,泽村只是楞楞的待在原地。佐佐木有些冷着脸走进来,看到泽村红着脸摸着脑袋,心里一阵难言的感觉。
“怎么?感觉怎么样?”冷不防站在泽村面前,不屑的开口。泽村回过神不解的看着佐佐木,“什么,什么感觉怎么样?”
佐佐木从上到下的打量着泽村,冷笑一声,“……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。”
“发现,什么?”泽村被佐佐木那奇怪的眼神弄得有些不自然。
“原来泽村你好这口啊。”
“我怎么听不懂佐佐木你在说什么?”
一把拽住泽村的衣领,佐佐木怒瞪着泽村,泽村一时间不敢说话。
“你在干什么?”不远处月岛皱眉看着佐佐木拽着泽村衣服的手,冷冷的看着佐佐木。
“啊!没没什么,佐佐木在帮我整理衣服……”
对上月岛那冷漠的眼神,佐佐木心里一阵烦闷,用力的推开泽村,泽村不受控制的狠狠摔在地上。弯下腰狠狠的瞪着无措的泽村,“男人跟男人…真是够恶心的呢。”
“我……我没有。”
“没有?那御幸一也呢?不要告诉我你们没有什么。”
“……我,跟御幸?”
“怎么样,男人跟男人?”
“你够了。”月岛伸出手抓住佐佐木的手腕,收紧,佐佐木可以感觉到手腕传来的疼痛。
佐佐木咬牙,狠狠的甩开月岛的手,站直身子。厌恶的看了一眼坐在地上恍惚的泽村,“真让人恶心。”
月岛冷眼看着佐佐木,漠然道,“这样对待我的投手,你是在向我挑衅么?”
!佐佐木闻言怒火更盛,直视着月岛,挑衅的冲月岛抬起下巴,“怎么?难道说,你也对他感兴趣?”
皱眉默言,冷冷的看着佐佐木,月岛暗自握紧拳
头。
“一个个的,真是倒人胃口。”看了一眼强忍着怒气的月岛,佐佐木愤然的离开。

伸出手轻松的将泽村拽起来,月岛看了一眼失神的泽村,“今天,跑外圈。”泽村只是面无表情哦了一声就跑了出去。

我…御幸…?男人跟男人?很恶心?满脑子都是佐佐木的话,为什么会那样说?我跟御幸…怎么了?照佐佐木的意思……我喜欢…御幸?!!
急急的停下脚步,低着头瞪大眼睛,摸着突然跳得飞快的心脏,不可置信,“……我,喜欢?御幸?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下一章·交往

“藤原,我…我难道真的喜欢上……”
“……荣纯。”
“可是,不可能啊。”
“不可能什么?”
“我是男的,御幸也是男的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我不觉得我喜欢男的……”
“荣纯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“欸???”
“这样,你就可以知道自己喜不喜欢男的不是?”
“话是这么说,可是……”
“反正。也没什么损失不是?”
“……那,那,交往吧。”
“……呵,好。”

话痨:奶奶好了不少😘,抽空更完第十章下。

在这里要跟大家说一声抱歉,本来不想说的,但是又怕有的小天使在等更新。
我奶奶病的很严重,也许……真的抱歉,也许会好几天不会更新……
大家想等的就可以等,不想等的我也理解。
最后,希望大家国庆节快乐!假期玩的开心!

【钻石王牌】王牌背号番外①虐·贪心

剧透慎入!剧透慎入!剧透慎入!

“说起来荣纯君呢?不是说早就到了吗?”春市见到坐在餐厅里降谷身旁没人,好奇的看着降谷。降谷微微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春市坐在了降谷对面,打开菜单,眼睛盯着菜单“要不降谷君我们先看看菜单吧,估计荣纯君也快到了吧。”
看了一眼春市,降谷依旧是高中时那副慵懒的模样,轻声的开口,“呐,我说。”
“什么?”春市没有看降谷只是仔细的看着菜单,“…嗯,这个好像还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你放下了吗。”
降谷淡漠的声音把春市拉了回来,拿着菜单的手一顿,笑容僵了一会,然后又很好的恢复。“降谷君说什么呢?”

“这几年之间,我一直都在想,如果那时候我早点说,能够再早点发现的话……”

“降谷君……”

“我不觉得我会输…”降谷比以前更成熟了,话也变得多了起来,一脸漠然的,“只是已经没有机会了。”

“……”春市默然片刻,“藤原君前几天公开恋情了,我见过,那是一个温柔的女孩。”
闻言降谷微微皱眉,“他。不可能的…毕竟他执着了那么多年…而且,也是最早…”
春市只是轻笑的摇摇头,“我也问过他…藤原君是这么跟我说的……”

“刻骨铭心却不会在一起,不一定深爱却一定会相伴终老……”
降谷重复着这一句话,心脏竟是刺痛了起来。这些年春市和藤原他们都可以淡然的面对了,可是…做不到…那种事…怎么可能做得到…

“降谷君,有些事和人,该过去都会过去,因为无论是谁都不会从回忆里得到什么…”

春市还记得那天藤原站在阳台上遥望远方,那笑容是那么灿烂…释然…
“现在的我还是可以承认,我仍爱着荣纯。只是,在无知和懵懂的青春里我们错过了,我跟荣纯曾刻骨铭心过但却不会在一起…而现在,我遇到了那个不一定深爱却一定会相伴终老的人…”

泽村下车,走到餐厅门口停下脚步。从衣袋里拿出那一直从未离身的照片,那是比赛后大家一起拍的……有西星的……有青道的……
摸了摸照片中那四眼混蛋,泽村鼻子一酸…又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藤原月岛……

记忆里的月岛冷笑着看着泽村自己,“泽村荣纯,你未免也太贪心了吧?”

“没关系,我原来也没抱多大希望…毕竟泽村你可是笨蛋呢…如果决定了,那一直都把我当成混蛋好了……”

“荣纯,你就那么狠心么?但,如果这是荣纯你希望的,那我接受就是了……”
记忆里的人们都决然的转身离开……

“对不起,我啊……果然还是太贪心了……”
不顾路人那些奇怪的眼神,把照片珍惜的放在脸颊轻轻的蹭了蹭…
换上笑容推开门走了进去…………

【钻石王牌】王牌背号

第十章·上·恶心

“你就是这样训练他的?”黄昏下,御幸站在牛棚外看着那拼命的少年,冷声的对身旁那人说到。
月岛不可置否,“训练,这是他现在该做的。而且……”用余光冷冷扫了一眼御幸,“他现在是我的投手,该怎么训练他是我的事。”

“他要有什么,我很多种让你输得一败涂地的方法。”
月岛盯着御幸离开的背影,又看了一眼泽村,“他是我的投手,也只会是我的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荣纯君,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吧。”春市走到泽村旁边想要拉住泽村的左手,却被泽村给下意识的躲了过去。春市的手就那么僵了一下,泽村急忙转移话题,“呐呐,小春,走吧走吧。饿了好久呢。”
伸出右手拉着春市就离开,没注意到身后降谷那隐隐带上阴霾的眼眸…没发现…还是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晚上。
泽村坐在椅子上揉着那这几天一直都在酸痛的胳膊,椅子旁边是那根细小的绳子。
“……你。”
身后突然有人说话,泽村惊吓的站了起来,吓到无声。发现罪魁祸首的降谷时立马黑了脸。“走路能出点声音吗?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?”拍了拍胸脯,弯腰想要拿起绳子走人。降谷却先一步拿起了绳子,静静的打量着。
“你,都在练这个…”
狠狠的抢过降谷手里的绳子,“别想抢走我的宝贝啊!笨蛋降谷。”
降谷直接无视了泽村,泽村立刻炸毛起来,“竟然敢无视我!”

降谷盯着泽村那显得有些不自然的左手,伸出手用力的抓住泽村的左手腕,泽村没想到他回会来这一下,好不设防。
左手立刻疼的泽村直冒冷汗,紧紧的皱着眉才忍住那夺口而出的呼痛声。
……“松手!”
“你的手,有问题。”
感觉到降谷又用了些力,弄得泽村只软下身子,“啊,嘶…痛啊…笨蛋降谷!松开!”右手要拿开降谷禁锢自己的手,“你放手!”
泽村想推开降谷,却发现根本就挣不脱。“这只是被球砸到了而已,过几天就会好起来的!”
“呐,你是笨蛋吗?”
“你没资格这么叫我!笨蛋降谷!”
“已经快有一个星期了吧。”
“……你,你什么时候发现的?”
“硬要说的话,从一开始。”
不敢看降谷的眼睛,泽村撇开头。“投手,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投球的手…”降谷挽起泽村的衣袖,衣料摩擦到手,传来微微疼痛。
难得泽村这么乖,降谷有些意外,在看到那红肿的手腕手肘,“你,这几天,最好不好,投球。”
收回手,泽村坐在椅子上,“凭什么听你的!你又不是我的捕手!”

“我是你对手。”降谷认真的看着泽村,坚定的开口,“你是我的对手…你只能输给我,也只能是我打败你。”
泽村一怔。“什么!?你这话说错了吧,这话应该是我来说吧!降谷笨蛋。我一定会打败你的!然后夺走你的王牌背号!”
“你不行。”
“你说什么?!”
“我说,你不行。”
“你!你给我再说一次!”
“不听你的。”
“我!气死我了!啊啊啊……”
泽村也以为只要暂时休息几天就会好起来的手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今天,今天继续。”月岛看着那站在前方的泽村,“离预选赛没有多久了,而我们连一军都没进。”泽村用力的点头,“是!”

“想着用这几天你甩绳子的感觉…然后,把球毫不犹豫的…投过来。”
练了半天,泽村疲惫的躺倒在椅子上,拿着毛巾狠狠的抹掉脸上的汗珠。这几天一直都这么练球速。
月岛坐在一旁,“140。你的球速,有明显的进步。”可是月岛却没有泽村想象中的开心,泽村却是高兴的。
“你是不是没有按照我的话去训练。”月岛冷冷的看着泽村,“你知道过度训练会带来什么后果吗?”
泽村不敢回话,他确实过度的训练了,这他不否认。

……“我不希望有下次,你应该知道的,对于投手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。”
“我知道了。”
看着情绪有些低落的泽村,月岛本来还想说些什么,却又硬是咽了回去。“你的击打能力什么的都还太差,这两天暂时不用投球先跟队里那人叫什么木的先训练守野外吧。”
“是。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相对无言,月岛拿起手套就直接离开了。终究还是没能问出来……

“又惹月岛生气了?”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佐佐木坐在泽村身边,随手递给泽村一瓶水。泽村接过水瓶,“……”

“御幸前辈……”“什么?!”原本沉闷的泽村立马警惕的抬起头看了看周围,并没有御幸的身影,有些无语的看着一脸高深的佐佐木。有些心虚的不去看佐佐木那带着探究的目光,口齿不清“…我只是,这几天跟那个眼镜混蛋…有些争执…”
把泽村的反应看在眼里,似乎要知道了什么,可是佐佐木却不打算深究,只是淡然一笑,“我也没有说什么。也不感兴趣。”
“哦,哦。”
“御幸前辈跟月岛,跟谁搭档会比较让泽村你更舒心呢?或者说,更有默契?”
“这,当然是……”

“泽村,有人找你。”
泽村站起身看向身后那人,看到来人时一楞,“……”立马把水瓶扔在佐佐木怀里,直接走人。“我,我去给你们买水!”
御幸只是静静的看着那落荒而逃的人,佐佐木微微挑眉。“御幸前辈不去追吗?”

“为什么要追。”
泽村的躲避,在御幸意料之中,根本没有任何惊讶。佐佐木摊摊手,笑了笑,“虽然好像知道了什么,但是,总感觉心里一阵恶寒呢。”
御幸这才皱眉看向笑的很冷的佐佐木。
“好自为之呢,御幸前辈。”从御幸身旁走过。

…………

跑到自动饮水机旁边,看了看身后没人,松了口气。不对,我为什么要怕那个混蛋!我又没做什么…可是,脑海里又闪过御幸的吻……
混蛋!四眼混蛋!可是,男的跟男的…也可以亲嘴…么?漫画里明明没有的…啊啊啊!捂住脸烦恼,“想什么呢!一定是御幸那个混蛋的恶作剧!一定是的!才不会被玩弄呢!”
食指却忍不住的划过自己的嘴唇,其实也……脸上像烧起来一样……啊啊啊不对啊,这时候干嘛突然乱想起来啊!
泽村用力摇头强制自己不能乱想。
“现在重要的是进一军的事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御幸前辈,有空聊聊吗?”
刚进牛棚准备训练,御幸就看着站在外面的女生先是一顿,然后微微一笑,“恐怕不行,训练开始了。”
女生没有被拒绝的尴尬,只是淡淡的开口。“关于荣纯的……”
“……”
御幸先是一顿,然后扬起嘴角戏谑道,“可以哟,约在哪里呢?”看到御幸这样子,女生微微皱眉,却很礼貌的回以微笑。
“都可以。那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
御幸隔着网看着女生走开了,“仓持,我有事出去一趟。”
“什么?!要偷懒?!”其他人都没发现御幸这边的情况。仓持一听到御幸不训练,狠狠的看着御幸。
“是啊,好久都没跟女孩子一起出去玩了呢。”
“你果然是个四眼混蛋!”
“哈哈,我就当你这是在夸奖了。”
“我可没这么说过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

第十章·下
“我说,觉得你很恶心!”

“恶,恶心?”

“男人跟男人,真是够恶心的了。”

“佐佐木,我不是……”

“真没想到泽村你是这种趣味呢。”

“……”